点击关闭

彝族25-彝海结盟之后的彝家红军旗遭遇了什么-潮阳新闻

  • 时间:

小伙做旱地游泳机

1942年,小葉丹死於一次伏擊。倮伍伍加嫫是一位深明大義、堅韌勇敢的彝家婦女。她在丈夫遇難后的艱難歲月里,以極大的勇氣和智慧保存紅軍軍旗……

沈建國,彝名果基伍哈,他的爺爺是果基約達,又被稱作小葉丹。

禮成,小葉丹和劉伯承重返大橋鎮秉燭夜談,劉伯承通宵向小葉丹談革命,他把一面寫着「中國夷民紅軍沽雞支隊」的紅旗贈給了小葉丹,任命小葉丹為支隊長。啟明星升起來,紅軍又出發了。小葉丹派人為紅軍帶路,紅軍後續部隊和中央機關沿着彝海結盟這條友誼之路,迅速順利通過彝區。

俯瞰彝海全貌(7月25日無人機拍攝)。  新華社發(王曦攝)

紅軍走後,國民黨追究小葉丹「通共」罪責,捉拿小葉丹,強逼果基家交出1.2萬兩白銀和120頭羊。小葉丹寧肯傾家蕩產,也不願交出彝家紅軍旗。他將旗幟隨身攜帶,叮囑妻子倮伍伍加嫫:「萬一我死了,你一定要保護好紅軍旗,紅軍一定會回來,到時把旗交給劉伯承!」

彝海結盟后,掩護紅軍旗的5400天——鮮為人知的彝家護旗故事

「這5400多個日日夜夜,奶奶和家人始終相信紅軍會回來,革命會勝利!」沈建國說,這段往事在家族裡留下深深烙印。

小葉丹當即向劉伯承提議盟誓,劉伯承欣然應允。按照彝族禮儀,人們殺了一隻大紅公雞,卻沒有找到酒。劉伯承說只要兄弟有誠意,就以水代酒。人們到彝海中舀上水來,殺雞滴血入碗,劉伯承和小葉丹一飲而盡,對天盟誓結為兄弟。

據當地黨史資料記載和果基家人回憶,1935年5月22日,上午10點,冕寧縣大橋鎮方向傳來槍聲,老弱病殘藏到深山溝里。接着山下來了一支隊伍。

小葉丹決定去見劉伯承。在彝海,小葉丹和劉伯承見面了。小葉丹像過去見國民黨官員那樣要磕頭,被劉伯承一把拉起。劉伯承宣傳民族平等,表示紅軍和彝族同胞要做好朋友。

沈建國2006年入黨,如今是涼山州應急管理局的幹部。他曾在美姑縣洛俄依甘鄉掛職鄉黨委副書記,每個月在鄉上工作25天以上。

在四川省冕寧縣拍攝的彝海結盟紀念館和彝海結盟紀念碑(7月25日無人機拍攝)。  新華社發(王曦攝)

這是7月25日拍攝的彝海結盟紀念碑。  新華社記者 吳壯 攝

彝海結盟,世間皆知。但很少有人知道,彝海結盟之後的彝家紅軍旗遭遇了什麼。

「我要把紅旗世世代代用行動舉下去,作為小葉丹的後代,我不能給爺爺丟臉。」沈建國說。

「彝族最好的朋友,雙方會盟誓結拜兄弟。」沈建國說。

彝族武裝高聲「嗚嗚」地示警,用土槍和步槍試探。隊伍沒有還擊,走到近前就停下了。小葉丹派人打探,才知道這支隊伍是紅軍。

7月25日上午,46歲的沈建國凝視着這面旗幟,心潮澎湃。

1950年,解放軍解放冕寧,倮伍伍加嫫取出貼身的彝家紅軍旗,獻給駐冕寧的解放軍。紅旗再次飄揚在彝家山寨,此時距離彝海結盟已經過去了近15年。

一面用被面製成的紅旗複製件,上有「中國夷民紅軍沽雞支隊」文字,陳列在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冕寧縣彝海結盟紀念館里。

國民黨政府沒有放過果基家人,國民黨士兵時常衝到小葉丹家裡搜查,如狼似虎,翻箱倒櫃。倮伍伍加嫫靈機一動,把紅旗縫進自己百褶裙的夾層。敵人找不到紅旗,時時敲詐勒索,果基家人過得非常艱難。

今日关键词:美团饿了么宕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