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委员会提供-国家监委也在今年的职务犯罪国际追逃追赃工作专项行动中-广元市新闻网

  • 时间:

这才是中国青年

無錫市監委工作人員吳開勇說:「謝浩傑反偵查意識很強,不停更換手機。到了後期斷絕跟外界的往來,他已經有一種感覺,我們要找到他了,他很緊張。」

辦案人員通過深入調查了解到,謝浩傑是由無錫到珠海,再到澳門,併購買了由澳門去柬埔寨的機票。不過去柬埔寨只是他聲東擊西、想誤導辦案人員的方法。

幾天後,在菲律賓方面的邀請下,國家監委和江蘇省監委、無錫市監委組成工作組,赴菲開展追逃。為使追逃工作更高效,工作組做了大量準備,特別是深入研究了菲律賓的法律。

無錫市監委副主任孫英說:「雖然這是一場遭遇戰,但我們還是嚴格按照菲律賓當地的法律,跟他友好商量,曉之以理,動之以情,跟他講謝浩傑涉嫌違法違紀。他理解了我們的政策,也知道了謝浩傑違法犯罪,我們必須緝拿歸案的堅定決心。」

一方面完善制度,另一方面,對已經外逃的人員則要堅持一追到底。謝浩傑外逃后,無錫市監委很快對其立案調查。因涉案金額巨大,影響惡劣,中央追逃辦也將其列為重點督辦案件。

2019年1月17日,謝浩傑被押解回國。

無錫市監委副主任孫英說:「了解到謝浩傑可能會潛逃到菲律賓的時候,我們對菲律賓的法律、規定進行了研究。踏上菲律賓的國土以後,我們怎麼和菲律賓方面進行合作溝通,怎麼取得他們的配合,這個事先我們就已經考慮成熟了。」

經協商,中菲雙方共同組成了聯合工作組,由菲方組織開展對謝浩傑的抓捕。中方工作組內部對工作紀律也做出了嚴格要求。

照中方提供的線索,聯合工作組多次偵查、走訪可疑地點,尋找謝浩傑。就在這個過程中,一個意外情況發生了。

之後,中菲兩國反腐敗機構開展執法合作,將謝浩傑抓捕歸案,從謝浩傑出逃到被緝捕回國總共用了不到10個月。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國際合作局工作人員周雷說:「這次會見以後,菲方對國家監委的職能,執法職能、對外合作職能有了很深的認識,雙方共同決定加強有關合作,案件一下子就進入到快車道。」

另外,憲法和監察法還明確規定,監察委員會獨立行使監察權,不受行政機關、社會團體和個人的干涉。

無錫市監委工作人員吳開勇說:「當時要求非常嚴的一條,一定要依靠菲律賓當地的執法部門來執法,切忌自己跨境執法,這是我們和整個專案組同志強調最多的。」

監察體制改革建立了集中統一、高效順暢的協調機制,改變了過去責任不清、協調不力的局面,另一方面也為開展反腐敗國際合作提供了更高效的制度基礎。今年4月,菲律賓總統反腐敗委員會主席再次訪華,雙方簽署了《中菲反腐敗合作諒解備忘錄》,為雙方長期合作做出了制度安排。據了解,國家監委成立以來,已與白俄羅斯、阿根廷、澳大利亞、丹麥、泰國、菲律賓等6個國家執法或反腐敗機構簽訂了反腐敗合作諒解備忘錄,與美國、新西蘭等國建立了雙邊執法合作機制。通過編織反腐敗執法國際合作網絡,為追逃追贓工作爭取最廣泛的國際支持。

此時,國家監察體制改革已經全面推開,監察法專設了反腐敗國際合作一章,賦予國家監委組織協調追逃追贓工作的職能,國家監委可以直接向境外執法機關提出執法合作請求。

2018年,國家監察體制改革全面推開,國家、省、市、縣四級監察委員會相繼成立,反腐敗國際追逃追贓作為監察機關的一項重要法定職責,進入新的發展階段。國家監委與相關國家的執法機構、反腐敗機構直接開展執法合作,有逃必追,一追到底,一批外逃職務犯罪嫌疑人被緝捕歸案。今年1月在菲律賓被緝捕並遣返的謝浩傑就是其中之一。

不越權,但也要積極主動推進工作。中方工作組根據經驗和之前掌握的情況,隨時向菲方提供線索和建議。

無錫市監委副主任孫英說:「有一天,我們與他的案情知情人在電梯裏面相遇了。這是一個遭遇戰,我們沒有想到會在電梯里碰到他,如果我們不採取果斷行動的話,他很可能去給謝浩傑通風報信。以後也許有可能再也找不到,他會消失在人海當中。」

2019年1月13日晚,菲律賓執法部門成功將謝浩傑抓捕。

有了法律制度的全面保障,中國同境外執法機關開展了更廣泛、密切的合作。2018年12月,菲律賓的國家反腐機構——總統反腐敗委員會主席來中國訪問,中方把謝浩傑的情況做了詳細介紹。

2019年1月16日,中國國家監委與菲律賓總統反腐敗委員會在菲律賓馬尼拉舉辦了謝浩傑交接儀式。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國際合作局工作人員周雷說:「我們向菲方反饋,他可能一個是在機場,一個在居民區,一個在別墅區,三個地方提供給菲方。我們也提供他可能的關係人,可能出現在賭場這方面的信息。」

江蘇省監察委員會委員葛夕芳說:「拘捕任務、遣返任務要由菲律賓來完成,我們在後面的工作是什麼?提供情報,和他們進行協作,這樣我們既尊重了他們的執法主權,又用國內提前做的大量工作來支持他們去完成這項任務。」

2018年3月,因發現謝浩傑有違紀違法問題線索,他所在企業的紀檢監察部門約其談話,之後謝浩傑外逃。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國際合作局工作人員周雷說:「監委原來是行政監察機關,執法權非常有限,國家監察法賦予監委執法職能,雙方合作就有了法律對等,都是對等的執法部門,雙方合作有了法律基礎。這樣合作也就更順暢,更高效。」

在境外追逃,要嚴格按規定的權限、規則、程序開展工作,尊重對方國家的法律和執法權,這是追逃追贓人員必須要牢記的基本工作原則。

北京師範大學國際刑法研究所所長黃風說:「這也是外國在國際刑事司法合作中特別關注的,他們非常關注中國合作夥伴的法律地位是什麼樣的,是不是獨立行使執法職能。」

謝浩傑作為國有企業管理人員,是監察法規定的監察對象。他在如此短的時間內,以中菲兩國反腐敗機構執法合作的方式被抓捕歸案,展現了我國追逃追贓能力水平的提升,具有強烈的震懾作用。

國家監委可以直接和境外執法機關合作,這大大提高了追逃效率。同時監察法賦予監委對職務犯罪的調查權,這為國家監委和境外執法機關合作奠定了法律基礎。

加強防逃不僅只針對已經發現問題的公職人員,在日常監督工作中也要未雨綢繆,以嚴格的制度化管理,做到監督全覆蓋。

工作組到達后,向菲方提供了非常詳實的謝浩傑犯罪和外逃證據。

辦案人員經過努力以技術手段偵破了謝浩傑的計劃。鎖定謝浩傑藏身在菲律賓的馬尼拉,並向國家監委做了彙報。

情況緊急,聯合工作組果斷採取措施。

謝浩傑是江蘇省紙聯再生資源有限公司原總經理,因涉嫌濫用職權為他人謀利,造成國有資產巨額損失,於2018年3月外逃至菲律賓。

菲律賓總統反腐敗委員會很快協調召集了移民局、警察局等相關部門,和中方共同制定了追逃方案。

在知情人的配合下,聯合工作組鎖定了謝浩傑的藏匿地點,按照雙方商定的方案,對其實施抓捕。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國際合作局工作人員王濤說:「要確保充分尊重菲律賓的司法執法主權,我們對整個抓捕過程進行了詳細的安排,首先必須要由菲方的執法人員,敲門進入謝浩傑藏匿的房間,並對他宣讀逮捕,完成相關手續,中方人員在現場配合菲方進行相關工作。」

此時正值國家監察體制改革之初,國企管理人員被納入監察範圍,但企業的紀檢監察部門還缺乏防逃經驗。之後,江蘇省針對此案舉一反三,專門研究出台了加強對國企管理人員的監督和防逃工作的規章制度。國家監委也在今年的職務犯罪國際追逃追贓工作專項行動中,專門就防逃工作作了詳細部署。

今日关键词:数字人民币初露真容